永永流浪記

 

 

索老師從廁所突然跑出來嘔吐。我上前看看索老師的狀況,原來是永永太約有四五天沒有洗澡了。從永永身上發出了惡臭味,令老師嘔吐。永永是一個一年級的學生,每一次看見他,他的身上總是掛著一大串的鑰匙,他的爺爺也其實是他的外公。永永的母親在很年幼的時候生下他,父親是誰也搞不太清楚了。我從他手中拿了衣服來,自己也不太能呼吸,只能丟在垃圾筒中,再拿一套兒子的衣服給永永穿。就這樣每天永永都會來找我拿衣服,而我每天幫他洗衣服。

 

有人會問我,他沒有家嗎?他沒有家人嗎?永永有家也有家人,他的母親在台北工作,很少會回來看看他。永永獨自和年老的爺爺居住,爺爺不太管他,永永必須自己來打理自己的生活。一個一年級的小學生,怎麼可能洗衣服,洗澡。甚至,到了晚上九點以後,永永仍一個人在外逛街,或在網咖活動。

 

從永永的角度看他是自由的,想要做什麼就做什麼,要到那裏沒有會限制他,他很快樂。但似乎不應該是這樣的?若永永是我的孩子,我會讓過這樣的生活嗎?永永他可以選擇他的家庭或父母嗎?在同年齡的孩子中,他喪失很多的權利及保護。想想我們可以為他作什麼呢?永永來到飛揚已經三年了,從一個全身髒西西的小男生,每天有乾淨的衣服,從有一餐沒一餐的小孩,他可以有晚餐可以吃。永永是一個很聰明的小孩,只是沒有人可以好好地教導他。他在飛揚學苑中的表現,反應是快速,老師提出任何的問題,他都能快速的回答,他也想快快地知道。現在他可以很快地完成他的作業,並在學業成績上有很明顯的進步。

 

在飛揚學苑期盼可以提供及幫助像永永這樣的孩子,不是因為我們很有能力,只是我們想—–,當我們接觸這些孩子們時,我們想我們可以做一些吧!陪他們讀書,隌他們學習,陪他們成長。就這樣飛揚成立了,四年了,我們看見孩子們的成長我們與他們一同喜樂,他們有自信,他們有玩伴,他們有另一個家了。但是,在這社會上還有多少類似永永的個案,我不清楚,但如果我們願意伸出手,會讓這些孩子們找到快樂的天堂。

 

孫玉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