教會課輔〉高雄大樹 飛揚學苑 照顧心理,幫孩子撕掉自卑標籤

     在一個號稱盛產槍枝、毒品與文盲的區域,「孩子下課後去哪裡?」這問題問起來,特別令人心驚。

     臨水依山的高雄縣大樹鄉,孕育著玉荷包與金鑽鳳梨等遠近馳名的名產。往北一點、與大樹相鄰的旗山鎮,也曾盛產香蕉,打響「台灣香蕉王國」美譽。

     綿延深邃的丘陵與山巒,是大樹與旗山的珍貴資產,卻也為黑槍、毒品等非法活動提供了很好的隱蔽,使得當地犯罪事件頻頻躍上新聞版面,讓孩子的成長蒙上隱憂。

     旗山人心裡還有個痛。幾年前媒體曾報導旗山某國中的入學新生裡,居然有一成是文盲!

     數字或許有些聳動,但大樹、旗山這些位於大城市邊陲,卻又不如高山部落偏遠的鄉鎮,正是典型「不山不市」的弱勢區域,教育資源相對短缺,也少有特殊補助。

課輔為弱勢家庭,帶來四大好處

     看到這些現象,高雄大樹鄉九曲堂教會開放大門,接納附近區域的國中、小學生,想要補足的,就是放學後的教育缺口。

     五年前,九曲堂教會的牧師郭志彬與師母孫玉芝,開始義務幫忙弱勢家庭的教友們,在下課後照顧他們的孩子。但投入課後照顧後才發現,需要課後照顧的孩子實在太多了,乾脆在2005年底成立「高雄縣飛揚福利服務協會」,陪伴弱勢兒童與青少年成長。

     幾年後,又擴展到旗山與鳳山,同時照顧約250個國中、小學生,五年來已經照顧過近千個孩子。

     今年9月新學期開始後,還將在靠海的梓官開據點。

     這幾個鄉鎮的弱勢家庭不在少數,其中普遍具有中低收入、單親、隔代教養等多重弱勢身分。

     孫玉芝說,不論是大樹、旗山或鳳山,這些地區的弱勢家庭的家長大都以農業和打零工維生,通常要忙到7點以後才回家,無暇接孩子放學。「從一開始,我們想做的就是4點半(學校放學)到7點這一塊,因為孩子在這段時間最沒有人陪伴,而且幾乎沒有機構可以提供免費課輔服務!」

     飛揚協會總幹事陳思武表示,在這段時間幫忙照顧孩子,一來家長就有更多就業的機會;二來,有人幫忙教養,孩子的常規與品德會變好;第三,這段時間孩子自己回家的話,大都在看電視,不如聚集起來寫功課。

     「其實最重要的是安全問題,你怎麼知道孩子會在你不在家的時候發生什麼事?」陳思武說,有一個他們輔導過的單親家庭學生,在國小畢業典禮隔天跑去戲水,後來溺水死亡!「這就是我們最擔心的。」

孩子沒有標籤,學到正面價值觀

     飛揚的孩子背後都有家庭失能、經濟弱勢的故事,但孩子們卻很容易相互理解,進而接納彼此。

     「我來這裡是因為我爸被關,你咧?」「咦!好巧,我爸也被關耶!」這些孩子的父母之所以被關,包括竊盜、流氓、持槍,或者吸毒等種種原因。但明明是家庭悲歌,孩子們卻說得輕鬆,類似這種黑色幽默的對話,經常在飛揚發生。

     「每個孩子都有標籤,就等於沒有標籤,孩子不用比較,也不用自卑呀!」陳思武笑說,飛揚學苑在每天上課前的半小時,一定會以故事分享的方式,做生命與品格教育,讓孩子可以有正面的價值觀與學習典範。

     飛揚的社工們經常到處去照看需要幫助的弱勢家庭,並關心孩子的學習狀況。「每個據點都是當地父母催促著我們去開,這類需求太大啦,好像怎麼也填不滿!」到處為學苑募款,也為孩子籌學費與生活費的孫玉芝,相當感歎。

弱勢家庭多,能照顧一個是一個

     例如大樹的「七小福」,就是課後輔導的漏網之魚。這個食指浩繁的家庭,有七個各差一、二歲的兄弟姐妹,最大的要升小三,最小的一歲,才剛學會走路。

     他們全賴有糖尿病的阿嬤照顧,原是鑿井工人的爸爸最近失業了,母親已離家多年,全家的固定收入就是萬把塊的急難救助金。

     七小福住的古厝,是傳統用牛糞與石灰糊的牆壁,處處可見漏洞,一下雨就發臭。「太臭了,進去都要戴N95口罩;而且蟑螂老鼠一堆,就算揮手趕,蟑螂都不跑,因為同伴太多,塞住了!」兩年前接觸這家庭的陳思武,還曾經動員40人,連續兩個週日都去清掃七小福的家,清出三大車的垃圾來。

     這樣的家庭在社工介入後,明顯好轉,孩子的頭髮不再黏乎乎,也不再全身髒兮兮。

     在「飛揚學苑」所在的高雄縣,類似這樣的孩子其實還有很多,但因為飛揚的資源很有限,孫玉芝等人也只能不斷鼓吹教養觀念,能夠照顧一個是一個了!

http://www.gvm.com.tw/Boardcontent_14421_2.html